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主页 > 集团新闻 >
集团新闻News

集团新闻

四股东蒙面潜行 龙星化工谁主浮沉
[2018/08/27 ]

  在今年7月31日上证报刊发的《龙星化工资本运作“局中局”》一文中,记者曾深度剖析了龙星化工最近4年的资本运作历程并揭示了相关疑团。近日,上证报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由刘江山(龙星化工实际控制人)早前两笔减持交易而曲线位神秘自然人股东王斌(隐身于冀兴三号信托计划背后)、林史艺、方晓晴,以及公司十大股东中的另一自然人杨略维,4人之间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新凯系”(指深圳市新凯集团及其关联公司)则成为串联上述股东的重要纽带。

  那么,在“林氏马甲”的大量串联下,真正在幕后实施掌控的又是何方神圣呢?

  2.化工品结束强势上涨态势 连续两度降温PTA:甲醇上演昙花一现式飙涨 期价高位震荡

  可见,共同投资龙星化工的三大自然人,同时又直接或间接出现在新凯股权投资基金公司的股东名单中(或在股东中担任核心高管),这显然已不能用巧合来解释,而三者间的关联实际比外界想象的还要复杂。

  横向的勾连疑团重重,纵向的演绎也让人难以理解。王斌、林史艺、方晓晴均是早前公司实控人刘江山主动减持、曲线引入的股东,那么,上述所引入的自然人股东是否又是龙星化工资本运作“局中局”中的一环?本报将持续追踪关注。

  龙星化工主营炭黑,在这领域,公司曾一度领先于国内同行。但最新披露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在业绩方面,龙星化工与国内炭黑龙头黑猫股份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再看杨略维、林史艺、王斌,三者的“交情”不止于共同投资龙星化工。

  要公平竞争,不得扰乱正常市场秩序,损害其他经营者合法权益,严格落实承运人责任,依法履行运营安全、营运管理、信息安全保障等企业主体责任,共同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8月22日,深交所向龙星化工下发监管函,核心关注点在于公司早前所做业绩预测与其2017年度实际净利润存在较大差异,监管部门要求公司董事会充分重视上述问题,及时整改。

  5、供需平衡: 2018年对OPEC原油的需求为3286万桶/天(比2017年下降了56万桶/天),预计2019年为3205万桶/天(比2018年减少了82万桶/天)。

  记者调查发现,杨略维目前还全资控股深圳市环球鑫汇商贸有限公司,而鑫汇商贸的另一身份是深圳市新凯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持股13%)。

  进一步来看,在新凯股权投资基金公司的股东名单中,除杨略维控制的鑫汇商贸外,该基金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正是王斌(持股33%),与借道冀兴三号高杠杆投资龙星化工的自然人王斌同名同姓。

  据强韵数据查询,将林史艺、王斌、杨略维关联一起的核心平台均出自于“新凯系”,其中一些由杨略维等人控制的公司,其所留联系邮箱甚至都是新凯集团的邮箱后缀。此外,林史艺虽在深圳市新凯金融控股集团担任法人,该公司的唯一股东也是深圳市新凯集团。新凯集团官网显示该集团是深圳市新桥集团和深圳市凯东集团强强联手,共同出资成立的一家以金融、地产和实业为主的大型综合集团。

  要按照规定及时清退平台上所有不具备合法营运资质的车辆和不具备从业资格的驾驶员,确保线上线下提供服务的车辆和驾驶员一致;

  不同于绝大部分个股跟随股指涨跌起落,龙星化工当属A股市场中的“异类”。无论大盘震荡下挫,或强势反弹,龙星化工每个交易日都保持着特立独行的走势:绝大部分时间单日成交额均在1000万元上下徘徊,且每日涨跌波动极小,呈现明显的“庄股化”走势。

  不仅如此,新凯股权投资基金公司的另一股东为深圳市新凯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20%),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则是林史艺。

  会上,滴滴公司负责人表示,对此次事件深感自责和愧疚,滴滴公司负有不可推卸的重大责任,并承诺:一是自8月27日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重新评估业务模式;二是9月1日前完成合规化运营工作方案,报送有关部门并接受社会监督;三是落实安全生产责任制,开展安全隐患自查工作,完善隐患监察机制,通过线上、线下手段,查找整改存在的问题;四是整改升级客服体系,加大客服团队的人力和资源投入;五是开拓平台用户紧急情况报警通道,完善配合公安机关证据调取机制。

  三要落实承运人安全稳定管理主体责任,积极配合公安部门办理案件,同时要加强对接入驾驶员的教育管理。

  暂不论“新凯系”是不是幕后的主导方,但面对着股权投资等各方面错综复杂的关联关系及对龙星化工投资的一致性、协同性,若王斌、林史艺、方晓晴、杨略维对龙星化工的投资均由同一阵营实施,那么其在信息披露等环节势必存在违规情形,并涉及超比例持股、“蒙面举牌”等行为。当然,也只有将其划归同一阵营,才能更好解释龙星化工如今的庄股化走势。

  8月22日,深交所向龙星化工下发监管函,核心关注点在于公司早前所做业绩预测与其2017年度实际净利润存在较大差异,监管部门由此要求公司董事会充分重视上述问题,及时整改。

  稍作回顾,据上证报此前报道,方晓晴、林史艺并非相互独立的个体。除龙星化工外,2人还在不同时点投资过中捷资源,且龙星化工和中捷资源也是2人仅有的进驻过十大流通股东的个股。

  据最新半年报披露,黑猫股份与龙星化工的营收分别为39亿元和15亿元,相差1.6倍。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1亿元和6000万元,相差4.2倍,每股收益上则分别为0.42元和0.13元,相差2.2倍。然而这两只A股的最新总市值却相差不大,黑猫股份59亿元,龙星化工51.8亿元,动态市盈率分别是9.6倍与40倍。

  囯家市场监管总局正在就无锡某市民举振焦炭企业发动的价格联盟涉嫌价格垄断一事展开调查,对市场情绪造成一定压制,且汾渭平原督查初期,大焦企限产力度相对有限,市场对于焦化限产预期降低。

  事实上,在多位自然人“蒙面”入股的背景下,龙星化工需要重视与整改的,远远不止业绩预测的失真。

  事实上,在多位自然人“蒙面”入股的背景下,龙星化工需要重视与整改的,远远不止业绩预测的失真。

  今年以来,A股市场出现过多次庄股崩盘现象,其中一大诱因即是一些股东因资金压力、监管政策等因素难以维持控盘局面,而在交投冷清的背景下其大规模抛售持股引发“多米诺效应”导致相关公司股价狂泻。反观龙星化工,其为何能长期维持“庄股化”走势?显然,是持有公司大规模股权的一些核心股东在投资买卖上没有分歧,高度统一。那么彼此看似独立的各大股东为何没有分歧?

  A股市场过往案例表明,一些民营资本或资本系为了达到低调隐身或规避监管等目的,往往会通过大量自然人马甲设立众多平台公司进行对外投资。本案例中同样有类似运作并出现了大量的“林氏马甲”,即在所设立的一系列平台公司中,“林氏马甲”频繁与王斌、杨略维等产生交集。鉴于相关自然人对平台公司投资错综复杂,在此仅列举其中最典型关联例子。

  8月21日,上海期货交易所发布通知称:为确保铜期货期权平稳推出,定于8月25日(周六)-26日(周日)、9月1日(周六)-2日(周日)组织两次全市场演练

  滴滴公司注册所在地的天津市交通委有关负责同志要求,滴滴公司要认真反思整改,进一步落实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加快办理网约车平台、车辆和人员的行政许可手续,停止接入不合规车辆、人员,并清除平台上所有不合规车辆、驾驶员,不得以低于运营成本的价格扰乱正常市场秩序,严格规范顺风车业务的开展,禁止利用合乘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经营服务。

  龙星化工前期发布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前十大股东中“冀兴三号信托计划”(王斌掌控)以及林史艺、方晓晴、杨略维的持股数量均未发生增减变化。

  部运输服务司司长徐亚华在约谈中指出,今年5月初,空姐李某在郑州搭乘滴滴顺风车,途中遭司机残忍杀害,短短三个月时间,又再次发生“8·24”温州恶性事件,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两起侵害乘客生命安全的恶性事件,暴露出滴滴出行平台存在的重大经营管理漏洞和安全隐患,企业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严重威胁人民群众出行安全和合法权益,社会影响非常恶劣。

  正所谓欲盖弥彰。其实不难发现,无论是王斌还是林史艺、方晓晴,在最初定向受让龙星化工股权时都极力隐藏各自身份。其中,冀兴三号信托产品最初从金鹰基金旗下资管计划处定向受让龙星化工15.13%股权时并未披露幕后的王斌,只是在向上海图赛转让信托受益权时才被动披露王斌的身份。与之类似, 林史艺、方晓晴在通过大宗交易定向受让龙星化工股权时则是利用股权分拆的套路规避举牌,避免暴露身份。而其另一“盟友”杨略维由于是从二级市场低调买入股份,一般难以引起外界注意。如今来看,上述4人极力谋求“隐身”的背后,应是担心诸多关联关系被监管部门觉察暴露从而陷入不利境地。

  谁分仓接盘了龙星化工的股权?谁操控着龙星化工的股价?一系列马甲设计,将一个资本操盘团队化整为零,然而蹊跷的股东名单、庄股化的股价走势,屡败屡战的资本运作,这背后是否已经发生了违法违规行为?龙星化工的四大股东实质上是否构成了对龙星化工的超比例持股?是否构成了“蒙面举牌”?合计持股比例是否已取代了刘江山的控股股东地位?

  点评:建信期货分析,第一,8月由于甲醇装置检修较少,开工率大概率维持较高水平,供给将保持宽松态势。第二,目前开工仍处于高位水平,对需求有一定的支撑,而库存虽然出现累库情况,但仍处于低位。第三,进口甲醇价格基本稳定3300元/吨左右,而目前甲醇期价已与进口价相近,价格若持续走高,进口货源将大量涌入。综上所述,甲醇期价上涨支撑不足,期价大概率将高位振荡。

  上述3人在龙星化工最新半年报的持股比例合计高达11.35%,若加上“冀兴三号信托计划”持股的15.13%,这4名股东合计持有龙星化工的股份达26.48%。超过了控股股东刘江山(持股20.4%)。

  另据记者梳理,包括林史超、林壮浩、林晓义、林史静、李晓俊等在内的众多人士也在股权投资、高管构成等方面与林史艺、杨略维、王斌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上周PX和PTA盈利持续大幅上涨,其中PTA盈利已经达到2011年时的高点位置。产品价格出现大幅上涨,除了与供需基本面、资金面有关外,我们认为也与长约、现货的比例有关。一般情况下,中短期合约货的价格与现货均价挂钩,在现货基础上有升贴水。合约货的目的是稳定上下游的生产,减少价格波动,因此对于产品价格的影响主要来自于现货:

  根据龙星化工过往公告中提供的有限信息,掌控“冀兴三号”的王斌是湖南人,出生于1969年。而根据强韵数据调查显示,作为新凯股权投资基金公司核心股东的王斌,除通过“新凯系”投资外,其另一大投资阵地正是在湖南省:他曾投资入股湖南富基投资有限公司(已注销)并担任法人,另持有湖南西南城实业有限公司40%股权,此外还在湖南省邵阳市投资入股了多家公司。

  5程永利浙江省公安消防总队 政治委员程永利浙江省公安消防总队 政治委员

  (1)驾驶人员、押运人员必须经过专门培训,持证上岗,严格遵守操作规程。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更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上述四方源自同一阵营,那么其合计持股比例已明显超过了龙星化工现任控股股东刘江山。时时彩信誉投注平台:显然,上述诸多疑点都有待监管部门查实。

  王斌、林史艺、方晓晴、杨略维、冀兴三号、龙星化工、中捷资源、深圳市新凯股权投资基金,逐个来看,这一批名单在上市公司披露的信息中各自独立、似乎无甚特别之处;串联而言,你可以看到他们之间被刻意掩藏、却又藕断丝连的关联关系。

  据此前公告,杨略维是在2017年一季度突然杀入龙星化工十大流通股东序列,当期共买入743.20万股;而林史艺、方晓晴也是在去年一季度通过大宗交易受让股权入股龙星化工,3人彼时携手投资后便对上述股份进行了“锁仓”,至今未进行买卖操作。

  在此前报道中,本报曾揭露了冀兴三号通过双层信托嵌套架构高杠杆投资龙星化工的伎俩,以及林史艺、方晓晴协同投资且为避免暴露身份规避举牌的“猫腻”。相比之下,自然人杨略维虽持股规模较低,但其与王斌、林史艺在对外投资方面却有着密切关联。

  而在杨略维控股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金耀凯贸易有限公司中,该公司的另一大股东便是林广宜,林广宜同时还在前述由杨略维控制的环球鑫汇商贸中担任监事。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0-0004海淀公安局网络备案编号: 1101081197

  此外,与林史艺共同投资设立鼎盛泰黄金珠宝有限公司的林史立,还与王斌担任大股东的新凯股权投资基金公司共同投资设立了新凯安信、新凯安盛等多家投资合伙企业。

  经记者查询发现,目前在由林史艺参股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深圳市前海泓拓投资有限公司中,林史立、林广宜曾先后担任该公司的指定联系人。

  多部委雷霆出击!明确定性部分区块链为集资骗局 腾讯阿里出手封杀

  原标题:【申万石油化工周评论】—— 原油或补库存、不可抗力因素增多 PX和PTA盈利大幅上涨

  为何同是炭黑公司,在同一个A股市场,估值相差如此悬殊?龙星化工的庄股化走势及幕后的蒙面股东,应该是拆解这个疑团的关键。

  一个双层嵌套的信托产品,两个“王斌”名字,几个林姓自然人,一批注册在深圳的投资公司,勾勒出隐秘的人际关系网。

工信部ICP备案号 国际联网备案号 37032102000126
Copyright © 时时彩信誉平台_【首页】_时时彩投注平台【重庆时时彩投注老平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