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主页 > 集团新闻 >
集团新闻News

集团新闻

沙特的石油武器有多大化工威力
[2018/11/27 ]

  (2)自然人股东登记:自然人股东出席的,须持有股东账户卡及本人身份证办理登记手续;委托代理人出席的,还须持有授权委托书和出席人身份证。

  (3)出席本次会议人员应向大会登记处出示前述规定的授权委托书、本人身份证原件,并向大会登记处提交前述规定凭证的复印件。异地股东可用信函或传真方式登记,信函或传真应包含上述内容的文件资料(信函或传线前送达或传真至登记地点为准)。

  本次股东大会股东可以通过深交所交易系统和互联网投票系统(地址为)参加投票,网络投票的具体操作流程详见附件1。

  4.股东对总议案进行投票,视为对除累积投票提案外的其他所有提案表达相同意见。

  本次股东大会审议议案均为非累积投票提案,填报表决意见:同意、反对、弃权。

  本公司董事会及全体董事保证本公告内容不存在任何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并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个别及连带责任。

  经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发的证监许可[2016]2611号《关于核准江苏苏利精细化工股份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批复》,核准公司公开发行不超过2,500万股新股。

  本人(本单位)                     作为上海康达化工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兹委托            先生/女士代表出席上海康达化工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受托人有权依照本授权委托书的指示对该次会议审议的各项议案进行投票表决,并代为签署本次会议需要签署的相关文件。本人(或本单位)对该次会议审议的各项议案的表决意见如下:

  3.股东根据获取的服务密码或数字证书,可登录在规定时间内通过深交所互联网投票系统进行投票。

  (说明:请在“表决意见”栏目填写票数或在“同意”或“反对”或“弃权”空格内填上“√”号。投票人只能表明“同意”、“反对”或“弃权”一种意见,涂改、填写其他符号,多选或不选的表决票无效,按弃权处理。)

  注1:江阴苏利化学股份有限公司(上表简称“苏利化学”)及百力化学均为苏利股份持有70%股权的控股子公司。

  近日,记者从市交通运输执法监察支队了解到,11月21日至26日,市交通运输、公安交警等部门集中开展全市第四次治超联合执法行动,本次行动在高速公路与普通公路同步开展,分别依托出入超限超载车辆较多的高速公路收费站及超限检测站、超限检测点设置执法检查点,辐射违法车辆可能绕行的周边道路。

  公司分别于2018年11月4日、2018年11月21日召开第二届董事会第二十一次会议、 2018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变更部分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相关议案。“年产2,500吨三聚氰胺聚磷酸盐、10,000吨复配阻燃母粒及仓库建设项目”投资总额变更为5,858.96万元,预计项目将于2019年6月30日结项;并将调减的9,130.00万元用于投资公司控股子公司泰州百力化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力化学”)“十溴二苯乙烷及相关配套工程”,具体详见公司于2018年11月6日披露的《江苏苏利精细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变更部分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公告》(公告编号:2018-048)。

  就读于广州大学城一所学校的小王表示,今年心仪的很多企业都缩招了,小王想找财务方面的工作,这次招聘会她已经尝试了两家企业,感觉还不错。

  与往年相比,本次的招聘岗位对本科及以上学历层次的需求比例有所上升。具体到对大类专业招聘需求方面,文科类占42%,理工类占54%,其他类别占4%。具体专业招聘需求方面,博士研究生需求前三位专业是药学、无机非金属材料工程和中药学;硕士研究生需求前三位专业是机械工程及自动化、交通安全与智能控制;本科生需求前五位专业是市场营销、工商管理、药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以及土木工程;专科生需求前五位专业是市场营销、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土木工程、机械工程及自动化,以及机电体化技术。

  为加速去石油美元,美28个盟友联合力挺伊朗,俄媒:白宫这下急了

  欧洲方面,现在进口原油主要有三个地方,第一个地方就是乌克兰,但是现在乌克兰跟俄罗斯之间的关系是非常的紧张的,这个时候如果乌克兰把石油管道切断的话,极有可能会造成欧洲石油供给不足,导致整个欧洲经济瘫痪。

  10月13日,因《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贾迈勒·卡舒吉在沙特阿拉伯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被害,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将严惩沙特。

  10月14日,沙特阿拉伯卫星电视台总经理图尔基·阿尔达克希尔称,沙特决策层已经讨论了30多种潜在反击措施,全球都将遭殃。如果80美元的油价就让特朗普不爽,谁都不该排除油价上涨至100、200美元的可能性。当日,国际石油价格跳涨2%。

  石油武器成名于1973年10月的第四次中东战争,引发了第一次石油危机。但今天沙特如再一次使用石油武器,受伤害最大的不是美国,而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石油进口国和已经风声鹤唳的世界经济,并最终会给沙特自己带来巨大冲击。

  1973年10月6日,埃及进攻以色列,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叙利亚和伊拉克随后参战。10月17日,阿拉伯石油输出国组织决定使用石油武器,减产5%。当晚,阿布扎比减产12%,停止向美出口。10月19日,美国向以色列提供22亿美元的紧急援助,沙特宣布减产10%,对美实行禁运。到10月22日,阿拉伯产油国都减产10%,对美国、荷兰禁运,随后禁运扩展到加拿大、巴林、关岛和新加坡等地。

  1973年底,阿拉伯石油输出国组织决定,除美国和荷兰外,解除对其他国家的禁运, 1974年3月,解除对美国的石油禁运,9月,解除对荷兰的禁运。

  1973年10月上半月,阿拉伯产油国产量为2080万桶/日,减产和禁运最严重的12月为1580万桶/日,实际减产约为500万桶/日。

  使用石油武器的后果引发了第一次石油危机,具体表现是:一、美国出现汽油短缺和恐慌,加油站出现大排长龙的现象;二、石油价格大涨。与1973年1月1日相比,1974年1月1日的欧佩克原油标价大约上涨了340%;三、1974年-1975年出现了世界经济危机,1973年世界经济增长率为6.9%,1974年下降到2.8%,1975年进一步下降到1.9%。

  1908年,伊朗发现石油拉开了中东石油大开发的序幕。1954年,埃及总统纳赛尔在其《革命哲学》中提出,石油是组成阿拉伯力量的三要素之一。自此,阿拉伯政治家就探讨使用“石油武器”问题。但石油武器的效果,取决于当时的国际石油市场环境。

  1956年7月第二次中东战争期间,为支持埃及,沙特对英国和法国实施石油禁运,加之苏伊士运河(欧洲石油消费的三分之二经此运河)被关闭,西欧出现了石油短缺,伦敦出现了马拉汽车的奇观,实行汽油配给,比利时禁止星期日私人驾车外出。为此,美国开始实施“油援计划”,向欧洲输送石油。这是沙特等阿拉伯产油国首次使用石油武器,但在美国提供石油援助的情况下没有形成更大的危机。

  1967年6月第三次中东战争爆发后,伊拉克、阿尔及利亚、科威特和沙特宣布停止石油生产,向支持以色列的国家实行禁运。不过,由于伊朗和委内瑞拉没有减产反而大幅度增产,禁运并未产生实际效果,沙特财政面临严重困难。8月底召开的阿拉伯国家首脑会议,决定恢复石油生产和出口。这是历史上沙特等阿拉伯产油国第二次使用石油武器,由于欧佩克内部政策协调问题,未产生实效。

  1973年10月,沙特等阿拉伯产油国之所以能成功使用石油武器,主要原因有:一是1973年9月前后,世界石油生产已达到最大能力,约为5853万桶/日左右,已不存在剩余生产能力。二是作为当时的世界最大石油生产国,美国石油产量已处于阶段性的峰值,已经没有剩余石油生产能力,而1956年7月和1967年6月阿拉伯石油生产国使用石油武器时,美国剩余石油生产能力约为25%,可以支援西欧。1973年,进口原油占美国原油消费的50%,中东北非国家占美国进口石油的37.6%,美国已经形成对沙特等阿拉伯产油国的高度依赖。

  1973年10月之后,不同时期某些石油生产国为了某种诉求,表示要使用石油武器,但均没有能够实施。1978年-1980年的第二次石油危机,是由于伊朗伊斯兰革命和两伊战争引发的。2004年-2014年上半年的油价大涨,主要是由于国际石油市场的供需变化引起的。

  当前的国际石油形势与45年前相比,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维护国际石油市场的稳定、不能使用石油武器,应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

  沙特是世界最大石油生产和出口国之一,在国际石油市场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2018年1月1日,沙特探明石油储量为2662亿桶,世界第二,占比15.7%。2018年9月,沙特原油产量为1051.2万桶/日,排名世界第三,原油出口量约750万桶/日,是欧佩克的老大,约占欧佩克原油产量的32.09%,世界原油产量的10.63%。

  目前的国际石油市场处于紧平衡状态,10月初油价冲破80美元/桶。由于美国的制裁,从11月4日开始,伊朗约300万桶/日的原油有可能退出市场,委内瑞拉石油产量比年初下降了50万桶/日以上,利比亚内乱石油产量非常不稳定。

  此时沙特使用石油武器,减产10%,国际石油市场在11月初就有可能出现500万桶/日的缺口,就会发生如同1973年10月阿拉伯产油国使用石油武器时基本类似的情况;如果沙特将石油产量减少到750万桶/日,意味着减产300万桶/日,加上伊朗、委内瑞拉和利比亚产量的减少,国际石油市场的缺口将高达700万桶/日。届时,石油价格会否暴涨到200美元/桶可能存在一定的疑问,但冲过100美元/桶,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与45年前相比,沙特今天没有可能号召阿拉伯产油国或欧佩克联合减产,对美国等实行石油禁运,但因美国禁止伊朗石油出口和委内瑞拉减产等因素,客观上为沙特使用石油武器创造了市场环境。

  但与第四次中东战争时期相比,45年后国际石油市场最大的变化,是美国地位的反转。

  现代石油工业1859年诞生于美国,美国保持了多年世界石油产量第一的地位。1970年,美国石油产量达到阶段峰值,为1129.7万桶/天,2008年下降到678.4万桶/天。由于页岩革命的成功,从2009年起,美国石油产量扭转了下降的势头。2014年,美国石油产量增长到1176.8万桶/天,2017年上升到1305.7万桶/天。2018年2月、6月,美国分别超过沙特和俄罗斯,又成为世界第一大原油生产国。

  目前,除仍净进口原油外,美国已成为石油产品的净出口国。2018年上半年,原油成为美国最大的石油出口品,日均为180万桶,6月份达到创纪录的220万桶/日;同期,美国中间馏份油的日均出口数量为130万桶,车用汽油的出口数量为91.3万桶/日。

  2017年,美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已下降到19%,681.1万桶/日净进口的原油中,来源于加拿大的占45.41%,为309.3万桶/日;波斯湾国家为171.3万桶/日,沙特94.9万桶/日。2018年7月,美国无论是净进口或是从沙特等波斯湾国家的原油进口数量,都在下降。自2012年以来,美国就没有进口伊朗原油。

  2018年7月,美国从沙特净进口的原油为87.6万桶/日。由于美国最大的炼油企业莫蒂瓦公司,为阿美公司全资拥有,炼油能力为60.3万桶/日,这就是说沙特出口原油的绝大部分供应自己的炼厂。

  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如果今天的沙特使用石油武器,对美国实施石油禁运:一是影响的将主要是自己在美国投资的炼油企业;二是,2018年上半年日均原油出口为180万桶,美国自产原油完全可以抵消沙特禁运的影响;三是美国拥有6.6亿桶战略石油储备,动用能力为400万桶/日。因此,除因国际油价上涨会引起美国国内连锁反应外,不会导致如同1973年10月那样的石油供应短缺和恐慌,不会对美国产生直接和根本性的伤害。

  2017年,国际石油市场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原油进口国。以中国和印度为代表的亚太地区、非洲和欧洲,2017年石油消费增长分别为3%、2.5%和1.9%。除非洲净出口石油外,亚太和欧洲都是石油净进口地区,石油对外依存度高达77.21%和76.51%,其中中国约为70%,印度为81.56%,日本、韩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和南非等国都是100%。

  沙特原油出口的约70%、油品出口的约45%,流向了亚太地区;原油出口的约10%和油品出口的约40%,流向欧洲。

  沙特是中国第二大原油进口来源国,2017年出口5218.39万吨原油,占中国进口原油的12.40%。这也就是说,如果沙特使用石油武器,直接受到冲击的将是中国、印度、南非等发展中石油进口国,欧洲、日本和韩国等工业化国家也会遭殃。

  需特别指出的是,与2017年以来石油价格不断上涨相伴随的是美元持续升值,化工很多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已处于风雨飘摇之中。2017年初执政以来,特朗普政府一系列“美国优先”政策,引发全球贸易争端,世界经济已处于风声鹤唳之中。世界银行根据两次石油危机的数字统计认为,如果世界原油价格上升10美元/桶并持续一年时间,则世界经济的年增长率会下降0.5%,发展中国家会下降0.75%。

  但是,尽管当前国际石油市场更多需要的是稳定,但石油武器对沙特仍是一把会自戮的双刃剑。

  2016年4月,沙特颁布《愿景2030》,开展雄心勃勃的经济改革,要摆脱对石油的依赖,阿美公司将择机推向资本市场,沙特需要一个稳定的国际石油市场,与中东和世界主要国家保持良好关系。目前,沙特介入了也门和叙利亚的内战,与伊朗交恶,围堵卡塔尔,与加拿大关系恶化。

  记者事件后,沙特股市大跌,重大投资项目面临流产,很多知名人士和企业宣布不参加“沙漠达沃斯”未来投资会议,西方七国联合要求沙特说明记者事件的真相。特朗普宣称,他曾告诉过沙特国王,如没有美国的支持,沙特政权维持不了两周。这句话虽然令人刺耳,但较大程度上说明美沙关系的现实。因此,当前和未来经济发展、外交和政权维系等一系列需要,都不允许沙特使用石油武器。

  从2000年6月以来,美国部分国会议员就在持续推动“反石油生产及出口同业联盟”(NOPEC)法案。2011年出版的《渡过难关:让美国重新登顶》一书中,特朗普就认为美国可以违反反托拉斯法起诉欧佩克。

  今年以来,特朗普四次发推特,指责欧佩克推高油价。如果此时沙特使用石油武器导致油价大涨,将引发美国社会的愤怒,美国国会和特朗普极有可能通过NOPEC法案,从而给欧佩克带来灭顶之灾,其后果是沙特无法承受的。

  1973年10月的石油武器,直接改变了世界能源行业的格局。一是世界主要工业化国家组建了国际能源署,目前已有30个成员国,统一协调能源政策,应对市场波动;二是国际能源署成员国拥有的政府和商业储备数量高达44亿桶,相当于净进口的186天;三是大力支持非欧佩克油气资源的开发,不断挤压欧佩克市场份额;四是积极支持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的开发,部分国家将在本世纪30年代前后禁售燃油汽车。正是上述行动,导致了1986年、2014年的油价暴跌和20世纪90年代、2014年下半年后的低油价。

  一段时间以来,行业都在讨论石油时代终结的话题,很多国家也在为此做准备。国际能源署和欧佩克本身,十分忧虑2017年以来油价的不断上涨,预测2019年世界石油消费将下降。因此,再一次使用石油武器及带来的油价暴涨,有可能将加速上述进程,自1965年以来成为世界第一大能源的石油可能会过早丧失其地位。

  20世纪两次石油危机和2004年- 2008年油价大涨之后,就是油价的暴跌,给石油出口国带来巨大冲击,不得不进行痛苦的经济调整。

  扎基·亚马尼是世界石油史的传奇人物,曾担任沙特石油大臣长达25年,亲自领导了1973年10月石油武器的使用并一手导演了1986年的油价暴跌,长时间一度是沙特和欧佩克石油政策的灵魂人物。

  正是亲身经历国际石油市场20多年的动荡,亚马尼认识到,必须努力将国际石油价格保持在合理的水平,否则沙特会同世界上很多资源丰富的石油生产国一起,坐在卖不出去的巨大石油湖上。

  沙特年轻的当权者,应该认真听听其前辈的教诲,领会石油武器真正的含义,时时彩投注平台:否则最终受到伤害的只能是沙特自己!

  比萨斜塔正在“改斜归正”: “变直”4厘米,耗资2800万欧元

  任正非:就算倒赔10亿,我也要把这7000员工裁了!网友:霸气!

工信部ICP备案号 国际联网备案号 37032102000126
Copyright © 时时彩信誉平台_【首页】_时时彩投注平台【重庆时时彩投注老平台】
网站地图